一只城里老鼠的自述

   一只城里老鼠的自述          

鼠类首领——阿鼠

“大家......咳......大家好,咳咳......我是阿鼠,来自大城市,咳......不好意思,最近吃了些不干净的东西,所以喉咙有点不舒服。”阿鼠站在城市中心的某片废墟制高点,用前脚敲了敲斜靠在它嘴边的一根生锈了的中空铁管。

废墟下黑压压的一片,全是鼠。他们有组织的统一望着站在制高点的阿鼠。

根据来自地球防鼠军最高指挥官黑猫长官的资料显示:

姓名:阿鼠    性别:公   身长:1米(算上尾巴)   体重10公斤    国籍:鼠类    身份:国际A级通缉犯,犯偷窃罪、破坏罪,目前是鼠类首领。

“哈哈哈哈,崽子们,你们一定很崇拜我是不是?”阿鼠笑着,露出了两颗尖利的牙齿

“是!是!是!”底下的喽喽们起哄着。

“人类说我们鼠类的生命只有1-3年,可是!你们看我,我已经活了10年了!10年了!”阿鼠拽了拽胳膊,露出大块肌肉。

“好!好!好!”底下的鼠辈又一次高声追捧。

“呵呵,可笑的人类,1-3年?那是我祖父的祖父那个年代的事了,咳咳......他们忽略了,时代在变,我们鼠类也在不断进化中”阿鼠说到高潮,用手指了指天。

“进化!进化!进化!”台下的鼠辈们再一次附和。

“可,你们知道,为什么我祖父的祖父只有1-3年甚至更短的寿命吗?”阿鼠将声音明显提高了几分贝。

“不知道!不知道!不知道!”台下声音更高。

“好!咳咳......就让我阿鼠来跟你们唠叨唠叨”阿鼠喝了口水

“说起来,太TM窝囊了!我祖父的祖父生存的那个年代,可谓是生不逢时!那时候,人类还没有这么大片的城市区域,那时候他们95%还都只是精耕细作的农民!那么肯定有很多崽子们会问:有农民好啊!农民辛苦种地,粮食就多,粮食多了,我们就有口福了,又怎么会导致我们鼠类寿命更短呢?

“这遍地都是农民、也就等于说是遍地都是粮食,这等同于说我们鼠类遍地都是吃的。是的!遍地都是吃的,这一点儿也不假!”阿鼠斩钉截铁的说。

“那么为什么我的祖父的祖父们寿命却那么短?”阿鼠身体微向前倾发问。

“为什么?为什么?为什么?”鼠辈们也都好奇的将头往前倾。

“都是因为那些该死的猫!”阿鼠将牙齿咬得“咯咯”作响。

“都怪那些该死的猫!怪那些该死的乡巴佬都喜欢养猫!”阿鼠接着说。

“我一直坚信,我们鼠类是最可爱的,我们不就每年吃他们人类那么一丁点谷物吗?我们也都是为了生存才偷吃的。可是,他们,连一丁点的农作物都舍不得让我们吃,他们想尽了办法,想致我们于死地。”

“大家知道,我们鼠类,都是高度近视,人类当然也知道。最开始,他们用在野外捕捉野味的办法,给我们下夹子!我祖父的祖父,绝大部分都因为给子孙们带上一口粮食,而被那冰冷的、无情的夹子给夹住了腿!只有极少的,挣扎着、忍受着被夹断一条腿的代价,逃了出来!就为了那么一口粮食!”

“咿呀~咿呀~”台下的鼠辈们都咬紧了牙齿,发出了对人类强烈的不满。

“这!还不算是最残忍的!后来,我祖父的祖父们开始变得谨慎了,被捕鼠夹夹住的几率很小了,可人类也发现了这一点!他们竟然开始改变捕杀我们的手段,改向我们投毒!他们很狡猾,为了蒙蔽我们鼠类天生灵敏的嗅觉,竟然将毒粉与香喷喷的饭菜拌在一起。人类的这一举措,几乎致使我们灭族!”阿鼠握紧了拳头。

“我祖父的祖父,就是灭亡在这个可怕的时期。到了我的祖父这一代,开始学会了辨别食物与毒药。即使混合在一起,也不会轻易的上当了,所以,在我的祖父这一代,我们鼠族,又开始壮大”阿鼠抬起头望着天。

“可是!好景不长,人类似乎发现我们已经拥有能够辨别毒药这一能力,于是,他们想到了最后一招,大量饲养我们的天敌——猫”

“呜嗷~呜嗷~呜嗷~”鼠辈们一听到猫这个字就不自觉的发出了恐惧的叫声。

“是的!这些该死的猫,同样是动物,凭什么它们猫科就能被人类舒舒服服的喂养,那群不劳而获的猫科,简直就是我们自然界生灵的败类!它们白天什么也不用做,睡醒了吃,吃了又接着睡。因为我们视力本来就天生的弱,加之白天日光太强,我们几乎看不清路,所以,白天我的祖父们只能饿着肚子躲在潮湿的洞里挨饿等晚上,可是,晚上,轮到我们出来觅食的时候,那群该死的猫,白天睡饱了,喝足了,晚上就出来捕杀我的祖父们。”阿鼠眼睛凶狠的盯着远方。

“该死的猫!该死的猫!该死的猫!”鼠辈们将右手高高的举过头顶。

“对!该死的猫,尽管我们鼠类天生敏捷,但是终究难以逃过它们那锋利的爪子,在它们的利刃下,我的祖父们不知道惨死了多少同胞!可恨的是,那些该死的猫科,就算是死,也不给我们鼠类一个痛快,它用锋利的牙齿和爪子先将我的祖父们撕得遍体鳞伤,然后再放开我们,我的祖父们拖着血淋淋的身体绝望的向前爬着,可是,好不容易爬了很远,又被那些该死的猫凌空扑抓,又将我的祖父们抓回了原地,就这样,释放、捕抓、释放、捕抓直到我的祖父们力尽而亡”。

“第二天,人类发现满地都躺满了我祖父们的尸体的时候,人类竟满意的还拿出鱼来犒赏它们。我呸!那群死猫们配吗?”阿鼠朝一边狠狠吐了口口水。

“不配!不配!不配!”台下一片应和。

“人类用手抚摸那群恶猫,那群不知廉耻的恶猫,竟然还作死的将头往人类身上蹭,竭尽全力的想去巴结、讨好人类,而它们巴结人类的东西却是我们鼠类最宝贵的生命。是不是作死?”阿鼠愤怒的朝台下问。

“作死!作死!作死!”鼠辈们十分配合。

“我的祖辈们,就是这样,在这群恶猫们的利刃下,走向了灭亡。然而,天助我也,上天不亡我大鼠类。等到了我这一代,人类不止身体、思维进化了,连心也进化了,进化得越来越贪婪,进化得越来越邪恶。但是,这正好是我们鼠类反攻的最佳时机”阿鼠嘴角上扬,露出了神秘的微笑。

“@###@@#@#”台下的小鼠们叽叽喳喳的讨论着阿鼠嘴里的反攻。

“一些贪婪的人类开始由农村走向了城市化,他们放弃了自己千百年来赖以生存的黄土地,来到一毛不拔的开阔地,大肆动土搞开发,一阵机器的轰鸣声过后,曾经耕作的农地都被修建成了供车辆通行的大道,一座座的建筑拔地而起,他们将那一带圈起来称之为城市,于是,他们自作聪明的把自己与那群仍坚守在黄土地的农民的划分开来,美其名称自己为城里人,叫农村人叫乡巴佬。”阿鼠不屑的笑了笑。

“当然,这是他们人类自己的战争,我才懒得搭理,最好是他们都像犬类一样,相互咬得一嘴毛倒更好,我也很愿意乐观其成。因为我们反攻的机会,就在这里。”阿鼠抱着胳膊,扬起了头。

“那些自认为聪明的城里人,成百上千的人挤在一个占地不过几百平,却砌得老高老高的冰冷建筑物里,那些楼层多得我数花了眼,不过,数不清没关系,反正我近视,哈哈。

“你们知道吗?我曾经看着人类想出门买个菜,也得花个半个钟头面色难堪的从电梯里挤出来。真想不通这些人类是不是脑子烧坏了,要不就是反生物进化论,全退化回去了,农村建筑多好,一抬脚轻轻松松就出了门,楼层也不高,我们鼠类爬上爬下一点都不累。呵,我也就笑笑而已。”阿鼠吐了吐舌头。

“哈哈!哈哈!哈哈!”台下一阵嘲笑。

“重点是,他们这些城里人,都特别讨厌饲养小动物,尤其是狗跟猫,你们想想,这些自命不凡的城里人,住在花了半辈子挣来的钱而买下的那巴掌大块的地方,每天是将地板擦得干干净净,有次,我光临一大傻的房子,哎呦我去,你们猜怎么着?"

“怎么了?怎么了?怎么了?”鼠辈们伸长脖子追问。

“怎么着?我不仅偷吃了这大傻子家的油米,还对着他们的地板梳洗打扮了一番。”说着,阿鼠理了理前额的毛发。

“他们以为房子干净整洁了,就能让我们鼠类止步了?呵,地面是干净了,可是内心不干净,同样招我们鼠类光临。你们说是也不是?”

“是!是!是!”鼠辈们声音似麦浪般一层高过一层。

“城里人爱干净,可乡里人比他们更爱干净,上次我在一公交车的垃圾桶里看见:车上人不多,但是座位却只空下了一个,在一个小女生的旁边,这时候,上来一位踏实的工人,他们城里人叫他们什么来着……让我想想……哦!我记起来了,叫他们农民工。然后,这名农民工看起来像是刚从工地回来,身上还粘有一些土色的干泥,一上车,农民工发现了那个空座,走过去,正想坐下,我猜他应该是很累了,但是,旁边这位城里的小姑娘,立马将背包取下,丢在的旁座上,农民工望了望她,没说什么,啪的一下坐在了座位下踏脚的地方。说真的,当时,连我这只英俊可爱的阿鼠都看不下去了,真想蹿上去,咬住那女魔头脖子上的动脉血管,送她去跟我的祖父见面。”

“额!好像走题了哈!咳咳……咱们接着谈谈我伟大的复仇计划”阿鼠将手放在嘴唇边上,干咳了几声。

“刚刚不是说到,城里人爱干净吗?那些阿猫啊阿狗的养在巴掌大的家里,嫌脏。就干脆不养,那么每天产生的剩菜剩饭自然就没有地方消化咯。那么这些东西靠谁消化?当然靠我阿鼠。”阿鼠翘起大拇指,指了指自己。

“我的战略,是城市包围农村。我这么部署是有目的的,首先,农村虽然遍地粮食,但是他们的防鼠之心不减当年,为了保住小命,我情愿不冒这个险;其次,农村圈养了猪,这家伙,专门消化这些剩菜剩饭,TM比我还能吃,这就大大抢占了我们的食物源;最后,农村人家还是养了那些该死的猫,而且,这些恶猫仍然继承了他们祖先的战斗力,一个不小心,就会步入我祖父的后尘。”阿鼠分析的头头是道。

“你们是不是想问,我为什么不怕城里人的猫?哈哈,我如果说:城里人的猫就像是那长相狰狞的菩萨像,中看不中用。你们信不信?那群猫,名字取得很特别的,什么波斯猫、巴厘猫、金吉拉……全都TM是垃圾。当年,我潜入一户城里人家,正当我在厨房得手撤离时,突然从沙发后面蹿出了一只五颜六色的猫,当时真TM吓了老子一跳,心想:这下完了,不死也得残了,结果你们猜怎么着?”阿鼠得意的抖动着脚。

“怎么着?怎么着?怎么着?”

“结果那二傻子一看到我的吨位,立马发出鬼嚎般的惨叫,转身飞也似往沙发底下钻,头碰到茶几倒在地上又赶紧翻腾起来找地方躲,当时我就蒙了,这TM到底谁才是猫啊?当时我只想说一句:你TM是只猫,我才是老鼠啊大哥!”

台下一阵狂笑~~~~

“好吧,你们说怕也就怕吧,就前几天,我跟几个哥们晚上出去溜达,突然,透过路灯,看到身后有一个庞然大物的影子,我们慢慢转过身,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?一只猫啊!妈呀,当时吓得我们哥三魂都脱缰了,差点被活活吓死。”

“结果你们猜怎么着?那只二傻子猫,看到本首领的体格,也吓得竖起了一身毛,惨叫着往后面跳了老远一大步。可能那二傻子的祖父也没见过本鼠领这么大的鼠吧。因为刚从垃圾桶里喝了点小酒,我们哥三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,竟然主动向那二傻子猫发起了进攻,那二傻子估计是惊呆了,我们哥三,三下五除二,就把这只二傻子猫活活咬死。”

“哇!哇!哇!”台下一片惊叹。

“自那一晚一战成名之后,城里再也没有哪只猫敢夜晚出来了,就算白天看到我们走在街上,他们也赶紧找地方躲。于是就有了现在,我们鼠类与人类能一起走在大街上的“太平盛世。”

“咳咳……好了,崽子们,今天我就将故事暂时先讲到这里,最后,送你们一句话:只要人类的心灵一天不干净、只要还有污染源在、只要那些该死的猫一天不恢复战斗力,那么,最后的胜利定将是属于我们鼠类,谢谢大家,请大家有序退场,继续,攻占人类。”

“攻占人类!攻占人类!攻占人类!”伴随着台下鼠群的拥护声,阿鼠,消失在废墟之中。

(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纯属巧合,如有异议,权当故事)

文/邵陵(简书作者)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418e6806011a


未经允许请勿转载:程序喵 » 一只城里老鼠的自述

点  赞 (0) 打  赏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