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口袋妖怪Go”或为美中情局阴谋 玩家人数呈下降趋势

游戏公司Niantic Labs,似乎符合美国硅谷创业公司一夜爆红的一切定律——探索多年,籍籍无名,几番尝试,一个产品,一朝扬名。但该公 司似乎又和其他创业公司大大不同,因为它的产品是一款很特殊的手机游戏:“口袋妖怪Go”(Pokémon Go)。在全球,它上市19天,下载量达 5000万(排名第二的手机游戏需要77天);在美国,它上市5小时就登上手机游戏排行榜首位;在澳洲,太多跨区玩家“翻墙”蹭玩,导致服务器崩溃;在日 本,不少玩家驾车时分心,3天发生36起交通事故;在加拿大,一名妇女发起诉讼,控告该游戏侵犯隐私;还有人称该游戏与美国情报部门关系匪浅……是非如此 之多,开发它的Niantic Labs究竟是怎样一家公司?“抓妖怪”之热能持续多久?“退烧”之后呢?

门脸很不显眼,连公司名字都没有

美国旧金山市布莱恩特街2号,背靠海湾大桥,毗邻旧金山湾,有一栋并不高的楼(图①)。上到2层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寻摸半天,找到一个不显眼的门脸,上边只有一个标示牌,写着“220”,连公司名字都没有。

这里就是“口袋妖怪Go”开发商Niantic Labs所在地。伴着大桥上车来车往、码头边人来人往、海湾里日起日落,这里孕育了一个把动漫“妖怪”和现实地图结合起来的手机游戏。

“口袋妖怪Go”的创意最初源于一个“愚人节玩笑”。2014年愚人节,谷歌发布一则视频“招聘广告”,招“口袋妖怪”大师,就是一个线上游戏,玩家通过谷歌地图寻找精灵。

听起来很耳熟?没错,在“口袋妖怪Go”中,游戏里的地图就是现实中的场景,玩家依照游戏里的地图,在现实中的街道、公园、河边甚至墓地,抓捕可爱的小精灵,并训练它们进行战斗。

在2014年,对于谷歌愚人节的笑话,几乎所有用户们看了、玩了、笑了,也就过了。只有一个人记在了心里,他就是约翰·汉克。约翰当时已经在谷歌 内部创建了Niantic labs,初衷是为将基于定位和社交技术的软件应用结合在一起。Niantic,源于加州淘金热期间开往旧金山的一艘捕鲸船的 名字。

加入谷歌之前,约翰参与创建过多家公司。其中最有名的一家,是于2001年创建的地理空间软件公司Keyhole,为用户提供不同地区的卫星图 像。2004年,这家公司被谷歌以35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。此后,约翰加入谷歌,Keyhole的技术被植入到“谷歌地球”的使用中,使得谷歌地图成为 流量仅次于搜索的谷歌第二大业务。

痴迷于线上游戏的约翰,曾一度希望从谷歌离职,去完成自己的梦想。但在谷歌创始人的极力挽留下,约翰以一种灵活方式留在了这家公司——在内部孵化了一个小公司Niantic labs。

开发“口袋妖怪Go”之前,Niantic labs主要做过两个“有名有姓”的项目。一个是在2012年启动的城市定位指南软件 Field Trip,它将来自不同软件的定位数据聚合起来,向使用者展示历史古迹或餐厅等不同地点信息。另一个项目是一款名叫Ingress的游戏,也 是在2012年推出。在这款游戏里,玩家们到处走动,收集各式各样的物件,并占领地图上的不同地点。

可以说,Niantic labs从一开始就有非常明确的定位和技术优势,项目特征一脉相承,为日后开发“口袋妖怪Go”打下了基础。

Niantic labs最终于2015年从谷歌分离出来,成为一家独立公司。在硅谷,大公司剥离旗下产业、成立独立的小公司,是一种常见的现 象。这样做一方面可以为大企业“瘦身”,以保证企业腾出精力更多关注自己的优势业务,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小公司更灵活地运营,开发出具有竞争力的差异化产 品。

虽然独立了,但这家公司依然享受谷歌的资源、资金和技术红利。在“口袋妖怪Go”研发初期,就是由谷歌联合任天堂以及“口袋妖怪”IP运营方“口袋妖怪”公司(The Pokémon Company),向Niantic labs投资了2000万美元。

是中情局的阴谋吗?

“口袋妖怪Go”于 7 月初正式上线后,全球不少国家和地区出现疯狂“捉妖”的现象。走红之后,有关约翰的往事被一一挖掘。最引人关注的信息 是:他创立的Keyhole公司在美国入侵伊拉克时“一战成名”。当年,美国人收看CNN、ABC时,常看到分辨率极高的3D卫星转播图,巴格达的街头巷 尾看得一清二楚。这就是Keyhole的“作品”。

还有资料显示,虽然Keyhole的客户不乏商业机构和媒体,但被谷歌收购时,其主要客户只有4家:美国国防部、陆军电子司令部、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和密德萨克斯郡警察局。

这样的信息,让外界惴惴不安,甚至有媒体认为,这款游戏是美国中央情报局(CIA)设下的圈套和阴谋。“中情局、国安局与口袋妖怪Go”,《网络 世界》刊载的一篇文章回顾称,约翰·汉克之前在美国政府“外交事务”岗位上工作,他创立的Keyhole就是以老的“天空之眼”军事卫星命名的,其早期支 持者In-Q-Tel是CIA的公司,但In-Q-Tel的大部分资金来自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,而后者为五角大楼提供战斗支持,为中情局和国安局提供情 报。如今,在CIA网站上,依然能看到对In-Q-Tel该项投资的描述。

“不要玩口袋妖怪Go ,中情局可能在看着你”,《今日以色列》称,以总统的安全官员发布了一份指令:“有很多阴谋论将Niantic labs同 中情局联系在一起……你永远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。由于担心暴露敏感位置,该游戏已经在国防军基地被禁。”据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报道,在俄罗斯,很多人,包 括一些政治家担心该游戏是西方的阴谋。

不管阴谋论是否成立,“口袋妖怪Go”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引发层出不穷的社会问题和安全隐患。上线一个多月,荒唐事件层出不穷。大街上,从8岁到 80岁的玩家们,时而低头看手机,时而四处张望,时而原地傻笑;在台北,数以千计“训练师”涌上街头“捉妖”的场景(图②)被美国《时代》杂志形容为“世 界末日”景象;在旧金山,一名男子因太过沉溺于这款手游而忽视周边环境,结果被枪杀……目前,伊朗已全面禁止“口袋妖怪Go”,是第一个因安全问题而禁止 这款游戏的国家。

一朝扬名,然后呢?

种种状况,让“口袋妖怪Go”所承载的拷问远超游戏本身。除此之外,Niantic Labs最头痛的可能就是玩家人数呈下降趋势。据报道,玩家人数在7月19日达到巅峰,之后相对平稳并逐步下降。

据美国科技媒体TechCrunch报道,虽然对于游戏漏洞和功能的投诉使得“口袋妖怪Go”流失不少玩家,但公司的整体收入仍在提升。除了钱和知名度,“口袋妖怪Go”带来了哪些变革?

TechCrunch报道认为,虽然大家都认为这款游戏是基于增强现实技术,但其实它只是打了个擦边球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“口袋妖怪Go”只能 算是一款基于定位功能的娱乐软件,相比增强现实领域比较领先的谷歌“探戈”项目,甚至电影《钢铁侠》中的全息装备,它的出现并不会对增强现实的发展带来任 何影响和实质性推进。

也有分析称,从用户的接受度和其热门程度来看,“口袋妖怪Go”把增强现实/虚拟现实从少数风投和创业者口中的术语,变成广大消费者口中的热门词汇,使增强现实/虚拟现实的概念广为人知,功不可没。因此,“口袋妖怪Go”可谓彻底改变了这两个产业。

更长远一点看,Niantic labs是否可能借助“口袋妖怪Go”华丽转身?最好的案例就是《愤怒的小鸟》开发商Rovio。该游戏爆红之 后,Rovio非常敏锐地意识到,他们可以不仅仅是一个游戏开发商。通过贩卖版权,多方试水,《愤怒的小鸟》已经在不同的媒介上“全面开花”,拍成动画 片、电影等,甚至还要探索开发飞机上的游戏。

一夜成名,如何走得更远?这是所有初创公司都会面临的问题,Niantic也不例外。


未经允许请勿转载:程序喵 » “口袋妖怪Go”或为美中情局阴谋 玩家人数呈下降趋势

点  赞 (0) 打  赏
分享到: